设计专访 当前位置:首页 设计资讯 设计专访 资讯浏览

甄健生:室内设计的可能性

2013-3-29 10:05:23点击数:我要评论 【字体:

“作为城市的一部分,建筑在感官上给予人的愉悦感不容小觑;作为建筑的核心部分,空间能予以使用者情绪波动和身体感知。美好的空间是建筑的升华,亦是愉悦的容器。也许我们做不了前者,但一定在创造后者。”甄健生说。

 

对空间的深层次思考

 

室内设计,一个比较受限的设计行业。说它受限,是因为这个行业短暂的发展历程还不足以引起其他相关行业的关注,在人们的意识中,它是装修施工的附带品。

 

尽管我国的建筑设计行业和国际趋势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它的后发之力已经卓然显露,全国不计其数的建筑设计事务所便是很好的例证。而室内设计,更多的公司还蛰伏在装饰企业当中,除广州、深圳叫得上名字的几家室内设计事务所外,鲜有显山露水的。

 

甄健生是一名室内设计师,从1996年至今,一直从事着这份职业。他所在的丽贝亚设计院是近年来较少把设计提到一个高度的脱胎于装饰企业的公司。

 

“对我来说,无论建筑的表皮还是建筑的空间,都很重要。有人说我们室内设计师做的是建筑的内表皮,那是肤浅的认识。”对内外两种空间孰轻孰重的提问,甄健生回答。

 

一栋房子,到底是内部空间重要呢?还是外部构造更重要?这的确是个问题。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有一些建筑师对内部空间比较忽略,他们把很多的问题留给了室内设计师,期待后者的弥补和完善。“现在开始不同了,建筑师们已经意识到了空间的设计对于房子的重要性。现在的趋势是,建筑设计在策划前期就邀请室内设计师提出观点,以期建筑从功能到形式均得以完善。”正因为这样的趋势,甄健生感觉现在中国的建筑做得越来越好了。

 

由于和建筑设计院的合作,室内设计师能近距离地感知前者对室内空间的态度:着眼大框架,忽视亲近人的细节。内部空间设计强调使用的合理性、舒适性和方便性,在细节的把控上,室内设计师更加敏感。

 

建筑的好有赖于内外兼修,内外兼修有赖于建筑生长的环境:大型设计院对室内设计的看法不再是忽略,而是有所重视,有的设计院也设立了室内设计部门,它可能不像建筑设计那么庞大,但有就预示着可以开始室内设计了。据甄健生的观察,如今有思想的设计院和建筑师,对内部空间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建筑的升华

 

如果说建筑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的话,建筑的内部空间设计则显示人们的精神追求层次高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室内设计的出现和发展也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风向标。

 

从对空间的无意识到有意识,人们的审美能力在逐渐提高,“设计师营造的不同氛围的室内空间,给使用者不同的感受。”甄健生说,“室内设计具有很浓的艺术特征,设计师的工作就是要不断创造。”

 

室内设计所呈现的结果,因设计师和业主的品位而缤纷,甄健生更偏向于具有震撼感的设计。空间所表露出的感动、喜悦甚至淡淡的忧郁,都是能被做出来的,“就像人的穿衣打扮”,直接作用于心理。

 

做了近15年的室内设计,“试图追求其间更高层次的东西,有时候心里能感受得到,但却难以用设计表达,比较痛苦。”甄健生说。

 

把设计做到极致,对任何设计师来说都有难度。

 

设计很难用好与坏区分,感觉是使用者的。“设计师都要探讨一个问题,即业主提出的东西,是不是设计师认定的最好的。”这就出现了矛盾。矛盾的解决,须要设计师具备较强的综合能力。而室内设计师的视野要更加宽广,把设计置身于更大的环境中,考量设计与建筑、建筑周边的环境,甚至大到和城市的关系,以及借鉴其他艺术门类技巧。

 

其实,室内设计师和建筑师一样,他们的所做具有艺术性、社会性和政治性。

 

“室内设计是建筑设计的再升华。”甄健生如此概括室内设计和建筑设计的关系。这彻底颠覆了以往室内设计附属于建筑设计的观念。我们在此没有必要讨论两种设计的先后,只要是设计,设计者必定把许多元素融入到了其中,他们想呈现的是生活的积累、文化的沉淀、历史的沧桑……最终把这些以空间的方式有条件地表达——当然并非一厢情愿,表达是被认可的表达。

 

设计瞬间——以地铁为例

 

随着建筑行业的发展,目前的室内设计已然走向了市场化,竞标也是室内设计项目最常用的方式,所以无论谈多少美学理念,室内设计师最终还是要拿作品说话的。

 

“即使方案被全盘否定也很正常,道相同才能相谋。”甄健生如此说。他告诉记者其实被否定内心确有一份煎熬,一个设计饱含了一个团队的高强度的劳动和所寄托的希望,会受打击。但静下心想想后,只要把它当成成长过程中的插曲就好。

 

“机会是别人给的,设计师一定都会踏实地把项目做到最好。”无论竞标还是邀标,甄健生说设计团队都会尽心尽力,设计师就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对方。

 

2010年,甄健生和他的团队取得了北京地铁6号线的重点站设计权。

 

甄健生住在北京的通州,上班要乘地铁横穿东西方向,对这样的公共空间他有感受。每天上下班高峰时间,北京的地铁线最繁忙,人流量太大,熙熙攘攘得有些恐怖。

 

“我们中标的是老北京城区的标段,整个地铁站的风格偏重于京味,而我们想把中标的标段做成现代的空间,不凌乱,感觉亲切又不失典雅。”甄健生诠释这个与众不同的空间,“这样的空间,比较特殊,人们行色匆匆,不到2分钟的停留,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如何使人放松、让人安静而又导向清晰、交通流畅?”

 

这是甄健生和他的团队第一次做地铁站的设计,尝试把建筑室内空间的设计感融合到此——空间的营造、色彩的应用、灯光的设计,但设计师在此最注重的还是设计要便于日后的使用和维护,营造良好的空间氛围。

 

一个普通的公共空间,每天上百万人次的流量,设计师在此渗入了大量的思考,“这么一个站台,对设计师有意义,设计师的设计对老百姓有意义,进而对北京有意义。”甄健生此前做了大量的办公空间、酒店空间的设计,而中标地铁6号线东四站,对他和团队是鼓舞,“想想世界上有多少人可能到这里来感受你的设计,如果能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是设计的成功。”

 

穿越地铁只是瞬间,瞬间并不单纯,瞬间的停留就是设计师的设计。

 

具有成长性的模糊界定

 

针对团队所进行的项目,甄健生说他不认为设计师专做某类的室内设计就是好的方向,设计团队只专注某一点不见得就会进步。他始终认为不论哪种空间,都存在共性的东西,它们相互影响。人类的一切活动和生活息息相关,一种空间在共性的遮盖下隐藏着个性,要表达个性、打破惯常的空间思维方式,设计师得有丰富的阅历。

 

“设计师体验各种生活,无形中会影响设计思考的方向,这样一来,从设计师的角度,一种空间同时可从几个点切入。比如设计感强的现代办公空间看似不像办公空间,因为设计师通过借鉴营造出的空间感是对传统办公空间的拒绝,它类似于其他的空间,可能像会所。会所式的办公空间你说好不好呢?进去后,很舒适,很实用,形象也不错,这就是好的办公空间。”

 

现在室内空间的界定越来越模糊了,这让甄健生想起第一次去欧洲参观一家医院。外面看,红砖,很质朴;进入,空间场所的艺术营造很暖心。这不得不让人无意识地把这家医院和国内的医院作比较——亲切与冷淡。

 

甄健生和同事聊天,大家对专业的方向都有一致的看法:不要专注于某一个方向,延展、借鉴,从不同的视角看待设计,就会出现与众不同的结果。

 

多方位的吸收对于一名设计师是养分所在,其实从业多年后,很多设计师才发现灵感是不可靠的,经验、阅历、学习是王道。

 

  “当初我去日本的目的有两个:学习项目管理知识和学习建筑生产设计。日本同行把建筑全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都压缩到了最小。在那1年,受益匪浅。”2002年,甄健生在日本的JATC建筑设计公司学习1年,这个以严谨著称的国家,他看到了什么是建造的精细。

 

丰富自己就是丰富设计。从当初研习香港、台湾室内设计师的案例,到如今出现一批较有影响力的室内设计师,甄健生说他经历了这个时期,触摸、感受了这个时期给予一个设计师的激荡,现在他所想的,就是做出有影响力的空间和适合的设计。

标签:甄健生,室内设计,可能性

相关阅读:

本站所有信息与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网站中部分案例、文章来源于网络或会员供稿,如读者对作品版权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电话:025-87770173 QQ:478092338。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转载本站内容,请务必注明"来源:中国室内设计与装饰网(www.chinaida.com)"或"来源: chinaida.com"。

网友评论:
5
4
3
2